母代女职



独生女儿丽丽从小就被宠坏了,尤其是老公过世后,我拿她更是没办法,即使如此,当她第一次带小伟回家时,我就喜欢上这个男孩子了,魁伟的体格,彬彬有礼的态度,良好的家世,真是一个无懈可击的男孩呀!丽丽对小伟若即若离,但在我从中撮合下,他们终于步上了红毯,也了却我唯一一桩心事。婚后他们小两口力邀我一起住,我当然知道丽丽工作忙碌,只是要我去当一个免费的欧巴桑,但小伟却是真诚的希望我和他们住在一起。「妈就只有丽,,,丽这么一个女儿,不能嫁给我以后就让妈孤孤单单的,我们一起住,您不就等于多了个儿子吗?」多贴心的话呀! 

  小伟家人都在加拿大坐移民监,为着这么一个好孩子,我宁可作一个免费的欧巴桑,也要好好的照顾他。住在一起后,小伟真把我当亲妈一样,一有空就陪着我聊天说笑,还不时带着我去郊外走走,当我在忙着家事时,他也会立刻过来帮忙,不像丽丽,一句累了,宁可歪斜躺在沙发上看电视,也不愿意分担一点。不帮忙不打紧,毕竟是自己的女儿,但她对小伟也是爱理不理的态度,即使是夫妻义务的房事,她也是随性而为,我的房间和他们的房间仅一墙之隔,常常听到丽丽对着小伟发脾气。 

  「告诉你我累了,今天不想作,到书房去睡,别烦我」然后就听到小伟性性地走到客厅抽烟,无奈地去书房睡觉。 

  「唉!这么下去还得了」我趁小伟不在家时,训着丽丽「男人有他们的基本需要,这是作老婆的义务,如果不能满足他们,婚姻很容易破裂的」「大不了就是离婚嘛!单身还轻松哩!结了婚都没朋友找我出去玩了,而且是他追我,也是你要我嫁的,要满足他,你去满足他,我才懒得应付呢!」不顾我在那里气得发抖,丽丽自顾自的回房睡觉了。 

  「妈!她就这脾气,你别气了,气坏身子不好哟!」小伟一边帮我擦着地板一边说,多体贴的孩子呀! 

  「她有一次还说,要我找妈帮我解决哩!」小伟若无其事地接着说「唉!真不该让妈受这种委屈」住在一起后,和丽丽之间的关系愈来愈无奈,但和小伟的感情却愈来愈亲,彼此之间无话不谈也没什么忌讳,小伟安慰我的话语,让我又对他多了些怜惜。 

  「唉!都怪我没教好丽丽…」「妈!」小伟打断了我的话「不要自责了,你一个人把她养到这么大,已经很不容易了,她该对她自己负责的」「只是委屈你取了这么个老婆,你为什么会愿意娶她呢?」小伟放下了抹布,抬头无语地看着我,那眼神…有着好浓好浓的爱意,让人好心醉。 

  我急忙转过身擦着另一边,以掩饰我心里的慌乱,但只觉得那眼神在背后抚触着我,在我每一个细胞里游移着。 

  「因为…因为你呀!妈」「别…别说了,快吃晚饭了,赶快擦完地吧!」我们继续着未完的工作,那夜,我失眠了,回想着下午时,小伟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,一言一语,我像个初恋的小女孩,当自己心仪的对象,向自己表白爱意时,一种喜悦、羞赧、惊奇的情愫在心底发酵、扩大…丽丽终于获得她朝思暮想,去欧洲巡回参展的机会,当小伟送她去机场时,我决定在家为小伟作几样拿手的好菜,还特别去买了瓶香槟,希望带给小伟一个舒适的夜晚。 

  「哇!好香好棒的饭菜哟!都是我最爱吃的,谢谢妈」看着小伟吃的香甜,我内心既满足又得意,频频向小伟劝酒,小伟也来者不拒和我相对啜饮。 

  小伟酒量似乎不好,香槟饮尽时,他已有些醺酲酒意了,两手撑着桌子勉强站起来。 

  「妈…我…我头昏…要…去…躺一下…」「来」我怕他不小心摔交,赶快起身搀扶着小伟「我扶你进去」我将小伟一只手横搭过肩,一手扶着小伟的腰,摇摇晃晃地将小伟架进卧房。 

  「谢谢…妈」小伟身子一歪,头斜倚在我的肩上,脚步踉跄地和我走向卧房。 

  小伟零乱而沉重的呼气直贯入我胸口,酒气和男人的气味轻掠过我胸前,我只觉得心神一漾,乳头起了最直接的反应,开始硬挺起来,好像要冲出奶罩一样。 

  「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?」我有点迷惘了。 

  「唔…妈…你真好…我好喜欢你…」不知是呓语还是真话,小伟不断地说着,听在耳里真让人甜蜜。 

  小伟搭在我肩上的手,自然垂落在我胸前,似有意若无意地轻触着我的乳房,让我更加心猿意马。 

  「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和想法呢?他是我女婿呀!」我愈想挣脱这种想法,脑袋里愈充斥着这种不伦的思想,偏偏身体也不争气地快速反应出来。 

  好不容易将小伟扶进了房里,才将他平卧在床上,小伟原来搭在我肩上的手用力一带,我就随着小伟一起倒下,俯卧在他的怀里。 

  「唔…妈…我…我好热…」伏压在小伟的胸膛,让我更心慌意乱「我…我要…脱掉…衣服」我只得再将小伟上身抬起,将他的T恤脱掉,肉感的胸肌平原展现在我眼前。 

  小伟又倒在床上了,这时我看着小伟的胸膛,心中有如万马奔腾,呼吸不自主地加快沉重起来。 

  「多年轻…多性感的胸膛呀!」我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指,抚触着小伟的胸口「能依偎在这样的胸膛多美呀!」我的脑中一直有个声音在鼓励着我「试试看呀!小伟醉成这样,家里又没别人,不会有人知道的,毕竟你还只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嘛!」生理的情欲终于战胜了理智,我轻轻俯卧在小伟的身上,鼻子贪婪地吸着年轻男性身上才有的气息,手指轻揉着小伟小巧的奶头。 

  「哦…妈…我好舒服…抱着你…好舒服…」小伟两手一环,将我紧紧抱在怀里,我抬头看着他,他也正半眯着眼,似醒非醒地望着我,我一惊正想起身,小伟却将我愈抱愈紧。 

  「不…妈…不要走…我好喜欢你…从我见到你第一天…我就爱上你了…」「不可以这样…你…你和丽丽结婚了…」「和她结婚…只是为了可以天天看到你呀!」小伟借酒壮胆,一口气将话全吐露出来「你知道她是怎样的女人,我对她百般容忍,只是为了能和你在一起,每天看着你,我就觉得好满足,妈!你能体会我的心情吗?」我本来还想用力挣脱小伟,但听完他心里深藏已久的话,看见他眼角垂落的一滴清泪,我整个心都软了。 

  我再也忍不住心中那种怜惜、爱恋、情狂多方汇杂的情绪,我低下了头,将唇贴在小伟干热的嘴上,小伟也立刻用深情的吻回报给我。 

  「呵…呵…妈…这一天…我期盼了好久…好久…」小伟边吻着我边说。 

  「唔…唔…」我含混的回应着「不要叫我妈…今天…我都是你的…」「我要…美兰…」小伟呼着我的名,将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翻搅,我也用我的舌回报着他,两人疯狂地拥吻着。 

  我推开了小伟坐起身来,小伟眼神中,透露出怕我离开的神情。 

  我朝小伟浅浅一笑,慢慢拉开针织外套,小伟的眼神,立刻由惊恐转为感激,绽放出了热情。 

  脱掉外套后,我将连身衣裙拉起剥除,只剩下最贴身的奶罩和三角裤,毕竟太久没在男人面前如此裸露,我双手害羞地遮住身体,小伟伸出手将我的手拉下,眼神贪婪地在我身上摸索着,我的耳根愈来愈烫。 

  我顺着小伟的拉扯,再度地倒在他怀里,四片满是欲情的唇又黏贴在一起。 

  小伟的手指充满柔情地抚着我的背,呵!都给你,孩子!让我这将垂暮的肉体满足你吧! 

  所有的礼教、道德、俗规都被我们抛在脑后窗外,两个互相倾慕已久的肉体,正要一吐衷曲,互解长久以来的相思之苦。 

  小伟的舌贪婪地吮舔着,脸颊、耳根、发际、颈缘,像一个孩子初得到最爱的食品一样,配合着浊重不规则的呼吸,让我的欲情像一颗炸弹爆开,烈焰迅速吞食了我的全身。 

  「呵!就是这样,孩子!从来都没人像这样狂野奔放地享受过我的肉体」我感觉到一对肉球鼓胀欲出,下体微温湿热,我已无法再忍耐了。 

  我费了好大的劲,才再度挣脱小伟的狂野。 

  「等一下,小伟,我…我…」毕竟是和小伟的第一次,我用细到不能再细的声音说出最让人羞赧的话「我下面开始湿了,先让我把内裤脱掉,免得弄脏」小伟的嘴角,透着喜不自胜的快乐,我慢慢地退下三角裤,小伟微张着嘴,目瞪口呆的样子,仿佛惊羡着一件绝世艺术品般,这舒缓了许多我内心的紧张。 

  「我是在进行一次完美的性爱,这一点也不淫荡」我的内心安慰着自己。 

  一旦除去了身体上,最隐密的最后一道防线,我整个心情也跟着解放开了。 

  我跪蹲在小伟的身旁,柔声地问着: 

  「小伟,你想要我和你怎么作呢?」不知是羞赧还是酒精作祟,小伟的脸一下子就泛起了极度的潮红,那模样可爱极了。 

2020-12-18 18:10:35

ray7内容管理系统

Copyright © 2008-2019